聚众智、汇众力、采众长。

“我们决心用五年时间,将TCL科技和TCL实业做到真正的世界500强,将智能终端、半导体显示、半导体光伏三大核心产业力争做到全球领先,将半导体材料等其他产业做到中国领先、行业领先。”在9月9日召开的2021 TCL全球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,TCL创始人、董事长李东生提出了一系列新的目标。

今年是TCL成立40周年。在市场上走过40年、穿越多个产业周期的科技公司并不多见,他们也是科技产业发展的实践者和见证者。40年光阴,TCL从小到大、从弱到强,与中国在世界经济地位的提升同频共振。今天的TCL,已成为全球科技产业的一支重要力量。

当下,全球经济格局处于迅速变化之中,中国也进入了全新的经济发展阶段,TCL在40周年的关键时间点发布了“旭日计划”,以更高调的姿态参与到全球科技生态链中,筹谋的是一个更大的未来。

根据“旭日计划”的步骤,未来5年TCL将投入超过200亿人民币,在智能终端、半导体显示及材料、半导体光伏与半导体材料产业领域,通过参与行业标准制定、开放技术和数据平台、战略业务合作、联合研发、产业投资等途径,与全球合作伙伴共建产业生态,合力推动产业创新升级。这其中,最重要的凭籍和条件都是什么?

向上的力量:

不断变革穿越产业周期

TCL这40年的成长历程,是中国科技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。李东生以“感恩时代”作为演讲的开篇,而“感恩”之外我们也清楚,时代虽然给了每一个企业同样的机会,但真正能抓住机会的只有少数。

TCL创始人、董事长李东生

“变革是TCL的基因,适应变化,主动变革,是推动TCL前进的内生动力。”正如李东生所述,正是因为拥有变革的基因,40年前的一个小工厂才能在今天成为全球知名的科技企业。

李东生将TCL的发展分为“四个”十年。可以说,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,也是由无数个“第一个”、“第一次”等等零的突破所成就,TCL的发展史中同样有很多个“第一”。

  • 第一个十年处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改革开放的初期,企业逐渐开始有了市场意识。当时的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(TCL前身)从加工制造起步,没有技术就从外企引入,没有市场就去死磕,从做录音磁带进入了通讯产品市场,率先开发制造出中国第一部免提按键式电话,由此打开一个新的市场。TCL电话机曾一度占据中国电信市场60%的份额,并出口到30多个国家,成为“中国电话大王”,TCL品牌也由此确立。

  • 第二个十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的高潮期,TCL并没有躺在过去的成功上,而是主动变革,将业务领域不断扩大,先后进入彩电、手机、电脑、低压电器等行业,并在多个领域取得了成功。1999年,TCL王牌彩电销量中国第一;2001年,TCL手机销量在国产品牌第一。TCL跻身中国电子百强前三——不仅是业务方向先时代半步,更难能可贵的是TCL在那个时代有意识地建立了现代企业体系,形成了企业文化和价值观,这也在后期支撑着TCL走得更快更远。

  • 第三个十年,是中国加入WTO后全面与世界接轨的阶段,中国经济慢慢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中。当时很多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的企业开始了国际化的脚步,但是最终成功的并不多。TCL大胆走向国际市场,成为中国企业开展国际化经营的先行者之一。回看TCL国际化的成功之处,在于其并非抱着简单的“卖货”思维、只想将产品卖到其他国家,而是用融入世界商业的思维做企业,采购、生产、技术、市场全体系地进行了国际化。

  • 第四个十年,是中国经济加快转型升级、在全球经济体系中地位不断提升的十年。TCL因为前面三十年在技术、制造、市场、企业文化等方方面面夯实了基本盘,所以再次进行了跃迁,进入更大的市场并开启新的发展曲线。

这其中最重要的举措就是在2009年成立TCL华星,完成了从传统终端产品制造向先进制造业的转型。中国在半导体显示领域从无到有、从弱到强,TCL华星是产业势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。2020年,TCL收购中环,开辟新增长曲线。

因为敢于变革,总有一种向上的力量牵引着TCL的发展。从小厂到拥有自己系列产品的大品牌,从制造业不断向上探索产业核心技术,从产业链下游不断向上游迈进。这种向上的力量引领TCL穿越了产业周期,从而在今天形成了智能终端、半导体显示、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三大核心产业,拥有了全球化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完整布局,成长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科技产业集团。这是一部从效率领先到产品领先,再到逐步实现技术和生态领先,进而迈向全球领先的历史。

2019年TCL启动重大资产重组,分拆为TCL科技和TCL实业两大产业集团,聚焦核心业务,构建各自的赛道,再次以变革的姿态开启了新征程。

可以说,40年是TCL作为一个企业经历蝉变的过程,也是以TCL为代表的一批中国企业融入全球产业生态的过程。早期,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中存在感不强。随着企业越做越大、实力越来越强,与生态中其他企业的相关性就越发紧密,在整个生态中的地位也在不断上升。

顺时代之势而变:

加码全球化产业生态未来

如果说过去40年是TCL作为一个企业主动求变的过程,那么未来TCL更希望成为全球产业生态中的核心力量,成为生态发展变化的引领者。此次“旭日计划”的发布,就是TCL开启从效率领先、产品领先、技术领先迈向生态领先模式的标志。

今天,我们正在加速进入万物互联时代。这个时代显著的特征是智能终端蓬勃发展,生活中无处不在、与工作生活息息相关。但同时,这些终端只有真正连接起来,才能带领用户进入智能化时代。因此,单个终端产品的价值在不断下降,互联互通的终端才可以搭建全新的生活方式。显然,未来的商业不再是产品的竞争,而是生态的竞争。TCL实业由此提出构建“AI X IoT全场景智慧生活”,就是通过“连接”打造一个共赢的智慧生态。

TCL实业CEO杜娟

“今天靠单打独斗已经完全无法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、多元化的功能与情感需求,生态能力圈的打造势在必行。”TCL实业CEO杜娟透露,作为TCL的主要业务板块之一,未来五年TCL实业累计采购金额将达到4000亿元,研发投入300亿元,以此打造全球领先的智能物联生态系统,并与合作伙伴共同构筑全面能力型的生态立方体。

作为“旭日计划”的一部分,TCL实业将在三个维度展开生态合作:第一是技术方面,共同推进全球领先的显示技术以及AI、云平台、互联互通等智能化能力提升;第二是网络方面,共同建设全球化的用户与销售网络以及制造、供应、研发等交付网络;第三是内容服务方面,共同打造家庭和企业为核心的内容服务场景和解决方案。

此外,以TCL华星为代表的半导体显示板块,经过12年的努力已经在LCD领域超越了三星,处于全球领先的位置。而此时一个更好的时机也到来:随着万物互联时代趋近,未来屏幕将无处不在,半导体显示产业将再次被激发,迎来全新的发展周期。当然,这个业务板块的特点也与产业链不同环节休戚相关,只有通过上下游生态的构建,才能在产业发展的大潮中激流勇进。

TCL科技高级副总裁、TCL华星CEO金旴植表示:“未来5年针对显示产业链核心生态环节的投资将超过100亿,全面提升中国显示产业核心竞争力,引领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的发展。”

具体而言,TCL华星将在标准的制定、技术的研发、应用的落地等方面,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加强合作。包括依托国家级创新平台,开发下一代显示技术及材料,还会与互联网企业开拓新应用场景,与产业链上下游联合开发,与行业组织及机构探讨制定相关标准。

另外,TCL旗下的中环半导体作为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领域的代表性企业,得益于全球半导体产业转移以及国家“双碳”政策的重大利好,也迎来了两大产业领域的广阔发展空间。中环半导体于2019年在全球首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G12单晶硅片,得到上下游的积极认可与响应,并由此构筑起“600W+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”,创造了全新的行业生态。

“中环将本着尊重知识产权、尊重核心利益的角度,与合作伙伴进一步协同创新、联合创新,通过产业链各环节的开放协作,实现全球化发展。”TCL科技高级副总裁、中环半导体总经理沈浩平表示。

“旭日计划”覆盖了TCL三大业务板块,从其投资力度可以看出TCL做大做强生态的决心。未来的变革,只有决心当然不够,还需要高瞻远瞩的战略。“旭日计划”也让外界看到了TCL对于产业更深层面的思考。

首先,旭日计划覆盖的三大板块,都处于产业迭代的关键节点上。一方面相关产业势能即将爆发,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;另一方面产业迭代往往与技术迭代相伴,产业的格局也会随之重塑,TCL也就有更有机会在这一轮迭代中成为新的领导者。

其次,是深度、全面参与生态建设。“旭日计划”涉及到了产业链最上游的标准、技术,以及生产、制造,直至末端的应用、市场。由此可见,TCL并不是想以一种简单的供需关系参与到生态当中,而是在全局参与,并且以大企业的姿态引领生态发展的方向。这里需要特别指出一点,随着中国科技企业实力的增强,TCL在生态建设也越来越关注核心技术,这无形中也将置身于生态链的顶端。

第三,全球协作的开放心态。TCL是中国企业全球化最为成功的企业之一,视野更高、心态更开放。“产业生态全球化”本就是不可逆的趋势,有的国家市场强劲,有的国家原材料丰富,有的国家人才储备多,有的国家专利丰富,有的国家制造业基础设施完善——只有协同全球优势才能真正构建强大高效的生态。

当前的全球商业竞争,已不是单一企业之间的竞争,而是产业链和生态圈之间的竞争。TCL“旭日计划”的愿景,显然是面向下一个十年进行前瞻性布局。

弯道超车:

从融入生态到引领生态

从工业革命以来,经济全球化迅速发展,其范畴、形态和速度主要由世界经济结构、技术发展和政治生态共同驱动。伴随经济全球化的发展,日益丰富的产业生态也在逐步形成,并不断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最经济的实现模式。

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分别经历了“欧洲向美国转移初级制成品产业”的阶段、“美国向日德,日本向亚洲四小龙转移”的阶段、“欧美及四小龙向中国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”的阶段,以及“欧美高端制造业回流,中国向东南亚及非洲转移”的阶段。

这四个阶段中,中国科技产业起步较晚,虽然在全球产业生态中国企业的身影越来越多、地位越来越高,但还是没有处于领导地位。可以说,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,中国企业已经成为全球产业生态的参与者,并且是不可或缺的参与者。今天中国企业在全球生态中具备了比过去更强的综合实力,未来将朝着塑造更高生产力的方向前行。

基于这一趋势和客观规律,要形成一套健全、完善的产业生态仍需要很长时间。以芯片产业为例,其涉及多个环节和核心技术,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逐渐形成了今天由美国主导、韩国和中国台湾制造、欧洲和日本提供制造设备的全球产业链格局。这个过程虽然漫长,但是一旦形成就拥有很高的产业壁垒,而且可以获得持续的增长力,并且吃掉整个生态增长的红利。中国企业也越来越意识到未来发展中生态的价值所在,所以都希望够成为未来产业生态的引领者,占居生态的领导地位,也正是中国科技产业弯道超车的机会。

举个例子:

中国光伏产业在十年前起步的时候,上游原材料依赖进口,下游组件绝大部分都用于出口,处于内需不足,缺乏核心技术的境地。后来通过政府扶持、企业创新,整个产业不断突围,目前中国光伏行业已经完全具备了从上游高纯度晶硅、中游高效太阳能电池片生产、到下游光伏电站的建设以及运营的全产业链,并且具备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。

经过十年努力,中国企业在全球光伏生态中拥有了话语权,目前恰好又迎来“双碳”这一巨大发展契机,有机会实现弯道超车。TCL在2020年完成收购中环,足见其眼光之犀利、战略之果决。

为什么说巨头更有话语权?参与生态,可以获得与生态一起成长的机会;而引领生态,则可以吃到整个生态成长的红利。中国企业通过引领生态,不仅可以实现弯道超车,未来也将在全球产业发展中获得更多的话语权。

我们看当下TCL的三个产业板块,正好处于产业发展的转折点。“旭日计划”整体的背后,是TCL对于全球产业趋势的判断,也是TCL对于未来全球产业生态的觊觎。仰望天空也脚踏实地,“我们决心用五年时间,将TCL科技和TCL实业做到真正的世界500强,将智能终端、半导体显示、半导体光伏三大核心产业力争做到全球领先,将半导体材料等其他产业做到中国领先、行业领先。”李东生定下的这个目标并不遥远。

【结束语】


中国经济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增长,现在已经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:高质量发展。产业生态的价值,恰好与这个阶段的趋势相契合:生态协同促进高质量发展,生态协同也令企业共生共赢,同时生态协同还可以帮助企业发展拥有持续的动能——TCL“旭日计划”恰逢其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