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×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加载中 ...
云掌财经首页 >  正文

临期食品火爆背后:消费者与商家的“百亿”狂欢

原创 懂懂笔记  2021-07-22 13:54:54  阅读量:

撰文 |傅小波 编辑 | 秦言

来源:懂懂笔记


自从发现了临期食品的“宝藏”之后,大毛家的冰箱、厨房角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——“可乐是进口的、矿泉水是依云的、巴黎水更是成箱备着。”

4月15日,王斌在自家小店里接到了一单“很累”的生意。附近小区的年轻人来到店内买了两箱Perrier(巴黎水)和可乐,还有一大堆进口零食。看似很大的一单,但因为都是“临期食品”,一共才300多元,需要王斌送货上门。

送货的时候,年轻人感觉有些诧异。王斌放着店门口的一辆电瓶车不骑,反而径直搬起了所有东西,往小区里走去。

对方帮着拎起了塑料袋装的零食,一路闲聊下来,王斌才说起自己不会骑电瓶车、自行车的原因——“以前开公司的时候出门都是司机接送,根本不需要自己骑车,”他低下头小声地嘟囔着。

半小时后王斌从六层楼下来,汗津津地回到小店里。晚上闭店前,他抓紧收拾干净店内卫生和妻子一起回到了附近租住的小屋里。

从“大老板”到如今的小店店主,王斌虽然能感受到强烈的身份落差,但行业的发展让他多少有了一些心理安慰。

“海鲜市场”式扫荡进货

43岁的王斌是2020年底开始接触“临期食品”这一新鲜事物的。一切货源和渠道搞定后,他选在上海徐汇一个老式住宅聚集区域租了一间小小的店面——30多平米,7千月租金。

王斌小店的店面(图片受访者提供)

在此之前,他曾经算是一位成功的商人,家底也较为深厚,但是一年前由于一场变故迫使他从零开始。幸好早些年的经商经验,让他敏锐地觉察到“临期食品”的蓝海市场。

据艾媒咨询的数据,2020年国内休闲食品行业总规模预计将超过11000亿元。《2020中国进口食品行业报告》显示,2019年,我国进口食品金额已经高达908.1亿美元。有媒体分析,以此数据计算,临期食品绝对是个百亿市场。有关数据显示,2021年截至6月注册“临期食品”的相关企业共计20家,同比增长82%。

所谓临期产品,是指处于保质期限内,但已经进入临界期的产品。

2021年初,从疫情中走出来的不少厂家,面临产品滞销、库存积压,临期食品行业也因上游供应增多,进入了快速增长期。2021年5月,央视对临期食品行业进行了一次详细报道,让这个原本低调的行业正式进入大众消费者的视野。

彼时,王斌的临期食品小店已经开张2个月了,生意也随着周围居民的熟悉程度而增长,甚至他还利用起店铺的地下室做了一个小仓库。不过,大半年的开店经历也让他了解到“临期食品”这一产业背后的“酸甜苦辣”。

“首先就是货源,最初的时候店里卖的进口商品不太多,大部分都是上海周边商超的存货,还有各大电商上的拼单产品。比如星巴克的铝罐咖啡,正价18块,我拿到的成本价差不多是5块,上架卖10块左右。”这样的状态持续没多久,王斌就发现店内的商品品类单一,于是他利用自己的资源,从霍尔果斯的保税区内引进了一些日用品和食品类产品,有临期的、也有普通货品。

王斌坦言,“江浙沪周边的进货成本价偏高,还是不及外地来的实在,哪怕是加上快递费。”

之后的一段时间,王斌开始自己驾车从全国各地的保税仓内拿货。有一次进货让他印象很深,也感受到了行业需求的巨大——那是在宁波保税区外的一个进货点。

“周五接近凌晨的时候,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都在等着卡车从保税区内拉出来的货。这些产品都是从各个渠道进到海关,然后被存放在临时仓内的,保质时间快到前,没有销售出去的产品会被大经销商一口气拿下,然后放到二级市场销售。卡车卸货之后,所有的商品被堆在地上像一座座小山,几分钟之内就被大家扫荡一空。”这情景,让他感觉像是早些年的海鲜批发市场那样,瓜分货物后,有的经销商会约好大货车把商品运走,有的则像王斌一样自己开着车回家。

因为王斌每次的进货数量都不大,很多时候他只能拿到一些并不走俏的产品,“什么日用品、比如得宝的餐巾纸、某品牌的卫生纸,进口的咖啡、航空罐的可乐这些,俏货几乎很难拿到。”

图片来源:网络

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他只能求助于微信群内的众多二道贩子,或是登陆常去的一些网站论坛。“这些人从大批发商那里拿货,然后租一个大仓库储存日用品和化妆品,也会搞个临期食品小冷库,会加一些利润。不过大家货源都不太稳定,一段时间不去就会发现货品不同了,有1/3是一线品牌的商品,其他2/3都是搭配一些利润比较高的不知名小品牌来卖。当然,里面也会有骗子,付了定金结果却跑路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”

对于临期食品的市场竞争程度,王斌坦言很激烈,“目前全国临期食品拿货价最低的是上海和宁波,以前天津做临期食品的人很多、店也多,流通量很大,批发商都去哪里,后来相互竞争之下拿货价格下去了不少。现在很多京津冀甚至山西山东的人是在上海、宁波拿货。”

王斌告诉懂懂笔记,这些临期产品的毛利率一般都在60-70%左右,如果除掉成本,能有接近50%的纯利。正是在这条供应链的支撑下,近一年来“临期食品”市场在不断地发展和壮大。

王斌店内的食品货架 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他算过一笔账:“店铺租金7千元,平均到每天330,加上水电人工各类成本,平均每天500块的成本。现在店里的流水平均在两三千一天,一月的收入肯定比不上以前,但还算可以吧。”

截至7月初,王斌这个夫妻档小门店的盈利超过15万元,他和爱人正在着手开启线上销售的渠道,准备做个小程序或是建个社区团购群。“临期食品”的火爆,的确造就了一批店主,而对于消费者来说,临期食品也像是一块“宝地”,让他们以最低的成本达成了一种“精致享受”。

“精致穷”的消费者

79元24瓶的巴黎水,原价59元的网红威化饼干只需6.9元,26元900克的高价奶粉……“物有所值”的消费体验吸引了许多“追求面子”的消费者。

在豆瓣小组“我爱临期食品”里,聚集着76718个成员,小组的简介中这样写着:“用打折的价格,吃到不打折的美味。”

图片来源:网络

大毛就是其中一员,在他眼里,“进口临期食品”便宜又实惠,顺带还能满足他的“虚荣心”。

自从发现了临期食品的“宝地”之后,大毛的冰箱、厨房角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——“可乐是进口的、矿泉水是依云的、巴黎水更是成箱的备着。”

有朋友来家里的时候,大毛会感觉特别有面子,而且买的时候也不心疼,“100元能买一大袋进口零食,已经很久没有体会100元也是大钞的感觉了”。

“当然,也有朋友跟我说过,相比起临期的产品电商平台上的商品更靠谱,保质期也长。而且价格相差不多,我看了一下,在京东上平均5、6块一瓶的巴黎水,在线下能便宜1块多,而且人家是配送到家。”不过,大毛仍然觉得小区周边的小店方便快捷,有时候也是通过一个微信和电话就能送上门。

作为年轻消费群体中的典型代表,大毛认为线下临期食品店离消费者更近、连带率更高,且能够降低物流成本和时间损耗。类似他这样的消费者更愿意在附近门店上门采购或者电话订购。

当然,自己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,他也会通过不同的渠道对比“临期食品”的价格,“精致生活嘛,也没有那么简单的”,大毛说道。

来源:网络

不过,消费者再精明也会“马有失蹄”。想着“薅羊毛”的消费者们,有时候也会因为便宜而掉进“坑”里。“线下能看到实际的东西,会因为价格便宜瞎买。到了线上,那真的就是单纯凭样子来判断,哪个放在家里好看就买什么。这就是我的判断标准。”带着这样的心态,大毛踩过不少的坑。

来源:受访者

打开他的淘宝记录,可以看到很多临期产品都买了不少,有些很难短期内使用完,浪费了不少钱财。他透露自己的一位朋友也如此,每周都要清理冰箱里搁置了几周甚至更长时间的过期食品。

艾媒咨询曾经发布过一份“临期食品行业分析报告”,其中提到,购买临期食品的消费者大多数都属于冲动消费。“临期食品里确实能淘到便宜的好东西,但大概率只能靠运气,”大毛叹了口气。

实际上,流入这个市场的临期食品,其主要原因是被商场超市淘汰掉的、消费者没那么想买(售价偏贵)的商品,真的“薅到羊毛”并不是件容易事。

买临期食品的消费者,期待的是用低价买到自己心仪(但又昂贵)的好东西,占到这些大牌的便宜。可临期食品货源和品类的不稳定性,也使得货架上大部分都是难以分辨的陌生进口商品,并不一定符合他们的预期。

存在已久的“老行业”

鉴于食品保质期的存在,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给了临期食品更多流通的条件。食品从品牌商、经销商、零售商再到消费者手上,需要经过一系列流通环节,每一环都顶着保质期的压力在赛跑。

这同时也对各个环节的能力提出要求,完美的流通效率在现实中其实很难实现。所以临期食品(化妆品、日用品)的出现,也是一种必然现象。

随着零售渠道的多元化和消费升级的兴起,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追求性价比,临期食品的生意才变成了现在的状态。

当然,临期食品并非是一个新兴事物。王斌店铺周边的老居民们,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,在他们眼里,传统的超市、大卖场里常有的“买一送一”之类的促销商品,其实皆是临期产品,只不过那些产品大多都是“国产货”。

老一辈们还会想起早年的周末集市,集市上三五元一包的大包辣条、香菇肥牛,整盒的德芙巧克力也只要5块钱、一箱24瓶的可乐只要25元,各种零食礼盒也都是低价兜售。

当时的集市、路边早市货源,主要是经销商的尾货、超市里临期下架以及从小卖部里回收来的。这些商贩对什么商品在超市里下架快、什么时间去能拿到好货都深有心得。

只不过,那些年不论是资本还是受众都没有把“集市”当作一门事业,直到此后互联网电商和社区团购的兴起改变了一切。

如今的临期商品在华丽转身后,被附上“互联网思维、环保健康和精致”等词藻,它们有了更精致漂亮的门店、更动听的口号,也许将来会面对更严格的时间、品质管控。当这个行业的玩家赚到了“钱”,资本也试图把临期食品推成一个热门的风口。因为按照零食产业整体规模推算出来的“百亿市场”,正在吸引大把的投资人。

这场游戏最终会走向何处,谁都无法判断。

【尾声】

在王斌的小店开张前,附近的老居民光顾最多的是“来伊份”(上海的连锁零食店),购买的都是正价零食。6月底,随着王斌的生意越来越好,附近的“来伊份”也悄悄贴出了店面转让告示,像是一场新老交替的“退役仪式“。

临期食品的爆红,似乎是一种“冷门商品”近乎完美地变身。它从扩音器里的叫喊,转而登上了大雅之堂。而购买这些产品的消费者,心底的念头从头至尾都没有改变。


冷眼旁观 麻辣点评 深入分析

👇🏻 真诚推荐你关注👇🏻



(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(ID:yzcjapp),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

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:临期食品火爆背后:消费者与商家的“百亿”狂欢

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,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,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。

懂懂笔记

1240 文章
6.35亿 阅读量

冷眼旁观,麻辣点评,深入分析,帮助你用新的视角了解快速变化的产业。

+ 关注

推荐阅读